“口袋书”,因其携带便捷可以装在口袋中而得名,如今成为了中小学生的新宠。这些书大都是以描写凶杀、恐怖、暴力、色情来吸引孩子的眼球。

记者近日走访了几家学校周边的一些小型书店和书摊,花花绿绿的“口袋书”琳琅满目不下几十种。书中极力渲染拳脚相加的血腥暴力场面。随意翻看这些恐怖书籍,可以发现这些书的主人公大多数都是十三四岁的男孩女孩,书中多描写一些“校园幽灵”和“少年鬼怪”,字里行间“鸡皮疙瘩、毛骨悚然、极度心寒、尸、鬼”等字眼也数不胜数。《恐怖在线》、《恐怖城》、《恐怖地带》等恐怖类书籍戴着“校园读物”的帽子在一些中学横行,成为中学生热读的对象。

玩具是大多数人孩提时代的“快乐天使”,可如今在一些小商品市场,这些“天使”却摇身变成了“恶魔”,它们有的是流着鲜血的面具,有的是黏黏糊糊的类似脑浆的东西,有的是充满暴力色彩的玩具……它们都有一个共同名称“恐怖玩具”。据摊主介绍,这些恐怖玩具价钱大多在百元以内,最便宜的只有几元钱,学生们完全能承受得起,因此也非常热销,来买的大都是学生。流连于这些玩具摊点前的孩子们,可能并没有意识到,真正的“心理恶魔”正向他们靠近。

如今的校园里还流行着送“恐怖贺卡”,孩子们把这用来吓吓同学当作一种乐趣。

“我杀了160个!你呢?”不用奇怪,这是在校园里很普通的一句问话。他们说的是网络游戏。《反恐精英》、《威力宝贝》、《传奇》这些都是热门游戏。采访中,一位正在上初二的男生对于记者不会玩《反恐精英》嗤之以鼻,他说:“你是女的就算了,这个社会上哪个男孩子没打过反恐精英,就太落伍了。告诉你,女孩子玩这个有的比男的都强。”

看暴力片、恐怖电影;玩恐怖、玩刺激、玩心跳这种“恐怖文化”已经在校园里成为一种“另类时尚”。“恐怖文化”最初出现在成人的世界里。与恐怖相关的一些词语,如骷髅、幽灵、吸血鬼、谋杀、鲜血、墓地、死亡等,使得有些人感到新鲜、刺激、释放。无论是恐怖片还是恐怖书无一例外地都充斥着性、血腥和暴力,即使是其中的精品,也同样依循相类似的模式、拥有相同的元素。那么,孩子们为什么喜欢看和玩这些东西呢?

赵军(北京某中学高一男生):看恐怖片能学到不少东西。特别是恐怖片中充满暴力、血腥,让我们明白普天之下不全是阳光灿烂歌舞升平,还有许多阴暗面。看这种影片,有助于我们认识社会,学习自我保护。

周同学(北京某职业高中高一男生):同学们争看恐怖小说,就是为了显示一下自己的勇气,然后再拿其中的情节吓唬别人。

颜同学(北京某重点中学高二女生):恐怖小说惊险、刺激,能解闷,也可缓解心理压力。

李军康(大学生):尽管不同的恐怖方式能给不同的人带来不同的刺激,但有一样是相同的:你会感到肌肉紧张、心跳加快、出冷汗、恶心想呕吐……之后竟是难以言语的轻松之感,“我很安全,还活着,真好。”

孙聪(北京实验中学学生):在网吧里,我觉得大概有九成的人在玩游戏,比如玩《反恐精英》、《传奇》等,大家平常在现实里不可能打打杀杀,而在网络的虚拟世界里却能够实现,很多同龄人都痴迷于此。你特别想变得强大,想“称王称霸”。而且很多游戏都是跟别人一起去“杀”其他玩家,这就会让人有一种“门派”的感觉。加入了“门派”,进行残酷的“门派”斗争,也会吸引很多人不断地玩下去。

北京精神卫生研究所某专家:恐惧的心理其实很微妙。它能对人们由于工作、生活的压力而紧绷着的神经起到一个调节的作用。

北京心理研究所主任医师刘哲思:从人的心理角度分析,恐怖文化被接受的原因,首先是恐怖在人心理上源于自我暗示和联想,每个人的感觉都是从自身的经历而来的。第二,人们可以根据作品塑造一个恐怖环境,幻想出另一种生活。第三,涉险———危险意识,即人们希望在涉险时本身并没有危险性。第四则是人们对于未知领域的好奇。

周老师(北京二中语文教师):那些恐怖书籍之所以能以独特的“趣味”吸引中学生,显然,就是书中那种对神秘与死亡的描绘,那种血腥和暴力的刻画,带给他们深深的震撼和无尽的感触,满足了他们的猎奇心理,让他们在另外一种紧张的同时,体验一种让自己好奇、惧怕甚至厌恶的情绪,来摆脱自己现实生活中的心理困境。